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34集剧情:反客为主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25 09:57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34集剧情:反客为主
 
声到人到,一抹翠色人影直直跨进门来,是来迟的秋三小姐,比凤知微小一岁的秋玉落。她可以算是自幼和凤知微一起长大,却和她性情南辕北辙,十分倔傲。
秋玉落直奔入室,看也不看凤知微一眼,只盯着秋夫人,语气满是不可置信,“母亲,采葭院当初我要了几次你都不给我,现在要给一个外人?”
秋夫人暗暗叫苦,她没法和女儿说清楚这其中利害,却又不能任女儿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凤知微一家,十余年的习惯一朝扭转,别人还好办,自己的儿女却最无法交代,一眼看见凤知微不出声不解释,看好戏似的坐在一边,更是心中郁闷。
郁闷之中,也有狐疑升起——以凤知微现在的情形,未必一定要回秋府,她回来,是舍不得凤家母子?是为了一雪多年之辱?还是有其他打算?
疑惑一闪而过,秋夫人打起精神,牵过女儿,笑道:“你凤姐姐终于回来了,还不快去见过?”
“我姐姐嫁在南海布政使常家。”秋玉落噙一抹冷笑,“这算哪门子的姐姐?”
她今天原本被嘱咐不必去夫人那里请安,老实在屋内刺绣,不想绣了没几针,安大娘求见,鼻青脸肿的吓了她一跳,她自幼由安大娘照顾长大,情感深厚,听得安大娘哭诉,顿时怒从心起,丢下绣绷便过来了。
“玉落!”秋夫人沉下脸,“你太不晓事了!”
秋玉落将脸一扭,直对上了凤知微,“她什么时候去了外公家我怎么不知道?母亲,您可不要被小人给骗了。”
“府里的事,本就不用你过问。”秋夫人示意左右扶走小姐,“你年纪不小了,还这么毛躁,当真要丢我秋府的脸面?还不回去做你的绣活!”
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倒更加激起了秋玉落的火气,她铁青着脸色,死死揪住榻上细丝龙须席,眼里已经汪上了一泡泪,“做什么绣活?做什么绣活?我为什么要做绣活?”说到最后一遍,声音已经完全变成哭音。
秋夫人脸色也变了,暗恨自己心绪不定说错话,叹一口气,正要说句软话打发走女儿,凤知微已经笑吟吟站起。
“三小姐不必担忧。”她道,“知微怎么敢住大小姐的闺房呢?我看原先那萃芳斋不错,空着也是可惜,就那里吧。”
“算你识时务!”秋玉落冷冷一哼。
“那是自然。”凤知微嫣然道,“姐姐可不敢惹怒三小姐,坏了你心绪,这绣活最要屏气宁神,不然绣出来不如意,可是姐姐的罪过。”
“你——”秋玉落气结,这女人如此可恶!明知道她忌讳这话题,还故意刺她!
她转念想起这半年来自己跌宕多折的婚事,想起那日初冬雪后,内院花墙边那人惊鸿一瞥,曼陀罗淡金妖娆,回眸一段风流香,想起梦想正一日日离自己远去,绣着嫁娘的嫁衣,却嫁不着心中的良人,一瞬间悲从中来,眼泪盈在眼眶,却倔强的不肯哭,昂头拂袖而去。
“落儿真是不懂事……”秋夫人无奈的别开脸,随即邀请凤知微,“一起用饭吧。”
凤知微看着秋玉落背影,想起燕怀石打听到的一些消息——秋家小姐原本订了一门亲事,眼看就要下聘,太子逆案爆发,那家人失势发配边疆,随即又订了英国公家的二公子,没多久英国公又牵涉上当年的功臣被诬案,婚事又没成,凤知微听燕怀石口气,秋家自从太子和五皇子之事之后,也有心向如今圣眷正隆的楚王靠拢,秋家大小姐嫁的是南海布政使常家的长子,常家正是五皇子母妃常贵妃娘家,常氏高门巨族,很有势力,如果秋家幺女嫁了楚王,秋家两个女儿,分别嫁给两个派系,也就基本可保在皇权之争中不倒了。
然而接连两次婚事未成,京中好事人等,已经给秋玉落安上了个“妨夫”的恶名,秋尚奇脸皮再厚,也不好意思求为楚王正妃,秋家嫡女也万万没有做妾的道理,这事也就不敢再想,打点精神,给秋玉落订了中书李学士家的长孙,李家素有清名,海内大儒,这种清贵文臣,放在哪一朝都是君王得用的对象,秋尚奇吸取教训,这次好像终于没有选错。
只是李公子据说正在外读书游学,所以婚期定在了明年。
凤知微觉得那名字有点耳熟,仔细一想才想起来——那不是被自己挤了蛋的李公子吗?
秋家小姐这个婚姻运,还真是跌宕啊……
“一起吃吧。”出神中听见秋夫人邀请凤夫人和凤皓,然后是凤夫人低声的委婉拒绝。
她微微冷笑起来。
“娘,别走,”凤知微温柔搀住了凤夫人,“这么久,您不想我吗?”
明明告诫了自己,从此冷心冷情,只做表面假文章,不再自寻烦恼,然而这句撒娇一出口,不知怎的心底便一酸。
凤夫人看着凤知微,抬手抚了抚她的脸,没有说话,凤知微嗅见她指间熟悉香气,心底酸涩越浓,赶紧退后让开。
“夫人,娘。”她反客为主浅笑斟酒,“这窖藏的‘一斛珠’实在不错,馥郁醇厚,回味无穷,都来喝一杯。”
================
一席“接风饭”备得隆重,吃起来却草草,除了凤皓铁青着脸色埋头大吃,其余人都各有心思,蜻蜓点水。
饭后凤知微便去了萃芳斋,秋府管家很有效率,顿饭工夫已经打扫干净,还有些摆设秋夫人说明日送来,又说让凤氏母子一起搬过来,凤夫人却一口拒绝。
凤知微不置可否,关门休息,过了会儿,秋府后院一处偏僻院墙外,燕怀石接到了换装偷溜出来的凤知微和顾南衣。
“有客。”燕怀石简单通知。
凤知微看看他脸色,一笑:“不会是那些贵人吧?”
“你真是水晶心肝。”燕怀石笑,“想躲?”
“躲什么?”凤知微一笑举步,直奔自己府门,“早入了泥潭了。”
“什么泥潭?魏府亭台雅致,楼阁玲珑,若是泥潭,我那王府便可说是羊圈了,哈哈。”一声长笑,一人龙行虎步,大步迎出。看那姿态,倒像他才是魏府主人。
凤知微含笑迎上施礼,“未知魏王殿下驾到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。”
受封魏王的二皇子宁昇,大笑着扶住凤知微不让她施完礼,神情爽朗,态度亲切,只是双目闪动间,似有不快之色。
“二哥自谦也不能这么说。”忽有一人笑意冷峻,缓缓而来,“您那魏王府,异士能人云集,怎么能说是羊圈,好歹也是个牛圈。”
淳于猛立即控制不住,喷的一笑——二皇子宁昇,好武不爱读书,为此常遭天盛帝斥责,有次曾说他“老二混沌,如土牛木马。”这事朝中上下都知道,早已引为笑谈,如今五皇子当面揭丑,直肠子的淳于猛第一个控制不住。
宁昇斜眼看着淳于猛,凤知微上前一步,挡住他的目光,笑道:“五殿下也光降舍间,真是蓬荜生辉。”
“魏先生不必和他谦虚。”二皇子宁昇拍凤知微肩膀,“老五看似冷面,其实心肠最热,但凡什么好事儿,万万不能错过的。”
这是在暗讽五皇子宁研牵涉入前段时间的功臣被诬旧案一事了,凤知微心中叹口气,心想你兄弟水火不容,也不能站在我家门口吵架啊。
“哥哥们这是在做什么?堵住人家门口不让主人进门吗?”温和清朗笑语传来,号称“七贤王”的七皇子宁羿,很及时的出来打圆场。
“今天真是好日子。”凤知微扬眉笑,手一引,“王爷们请。”
几位皇子各自一笑,都随了凤知微进府去,他们早就有结交凤知微之意,只是皇子不得随意结交外臣,不敢轻举妄动,前几天御书房父皇查考功课,将他们都教训了一通,还说了一句“朝中那么多才贯古今的学士,你们这些蠢货都不懂请教?”顿时云开见月明——还有比请教“国士”更合适的吗?
于是老二当晚召集自己府中一应美貌姬妾,比较来比较去,挑出最美的,一大早便兴冲冲奔来,在东阳大街却“偶遇”五皇子,美人们只好扔在半路,两人结伴而行,路过“山月书房”,五皇子却又说想起有问题要请教魏先生,书却忘记带来,不如在书房买了新的带去,然后再次在山月书房“巧遇”七皇子,两人行变成三人行。
二皇子宁昇心中憋屈,见谁都笑得寒光隐隐。
凤知微都看在眼底——朝中传闻,二王烈、五王冷、六王风流七王贤,其实都未必是那回事,二皇子要真是个大炮性子,刚才那话怎么回得那么敏捷?皇家子弟,没一点城府,早就白骨化灰了。
不过她还是有点庆幸的——最不想看见的那个人好像没来,真好,真好。
各自心怀鬼胎的王爷国士四人组一路进府,凤知微笑道:“这暑热天气,屋中怪闷的,王爷们请移步后院揽月亭,也凉快些。”
“好。”二皇子嘻嘻笑道,“我知道你这原先是右中允老王的宅子,他那揽月亭建在高处,可登高揽月,迎风送爽,算是京城一绝,亭中更有曲水流觞,咱们今儿有得玩。”
“殿下英气豪烈,竟也喜欢这些文人小玩意。”凤知微笑,“我以为横槊赋诗更适合殿下一点……”
她的话突然顿住。
王爷们脚步唰的齐齐停下,仰头,瞪眼,表情精彩。
前方白石建就矮山一座,小山之上有亭翼然,檐角下高低错落垂着玉铃铛,风过声音琳琅,每只铃铛声音都略有不同,一起被风吹动时,便如绝世伶人,奏自然高妙琴音一曲。
亭中有人。
那人执玉杯,斟碧酒,倚亭栏,月白衣袖绣平金螭纹,明珠金冠束流水乌发,高亭长风流畅滑过,掠起他鬓发少许,他伸手轻轻一挽。
亭中侍女齐齐失了呼吸。
绝代风华。
而他闲雅散漫姿态,便如此间主人,一杯尽斜斜一举,立即有婢子为他殷勤斟上。
底下众人都看傻。
“都来齐了?”他在高亭之巅,反客为主,举杯含笑邀请,“来,来,小魏家窖藏的‘平江春’实在不错,馥郁醇厚,回味无穷,不用客气,都来喝一杯。”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