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30集剧情:回府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16 10:51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30集剧情:回府
从魏学士府到秋都督府,区区数十步距离。
凤知微用自己的步子,不急不缓的丈量了那十几步,走得云淡风轻,似乎这数丈距离,确实就是这么轻易的过来的。
没有那被逐出府,没有那雪夜漂泊,没有那妓院托身,没有那当街被诬,没有那青溟追杀,没有那风云暗卷,皇朝逆案中的顺势而上站稳脚跟。
她身后跟着燕怀石和淳于猛,燕怀石看起来比她还意气风发,英吉利羊毛引进一事和户部已经谈得差不多,前日他一封家书捎回南海,当即燕家就奔来了几位地位高的长辈,想必对他很有褒奖,燕公子眉梢眼角,都恨不得写满“人生得意”四个字。
淳于猛最近授了长缨卫策卫骑曹参军一职,长缨卫“勋、羽、策”三卫中,策卫最亲信最接近皇宫大内,可以宿于内廷,本来他还进不了策卫,但是一场动乱,长缨卫被清洗,空出许多位置,他爹又拜了征北副帅,淳于大爷混个肥差,自然不在话下。
经过这一场动乱,被凤知微按住了延迟去长缨卫报道而逃脱一场麻烦的淳于猛,对凤知微佩服得五体投地,鞍前马后,宁做小厮。
顾南衣站在她身侧三尺外,不近,但手臂一伸就可以够着的距离。
几人连同随从刚刚站定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秋府的门轰然大开,两队家仆快速奔了出来,在门口立定,秋府大管家满面堆笑等在门口,对着凤知微深深弯下腰去:“魏大人,我家夫人有请。”
凤知微斜斜瞄他一眼,当日她被逐出府,虽说名义上夫人说是“在外避避”,但所有人都有意无意“忘记”给她安排出府去处和盘缠吃食,任她净身出门,当时这位大管家,在门房里跷着脚剔着牙,有意无意,将牙缝里一根过夜肉丝喷在她脚下。
“张大管事是吧?”凤知微含笑拍拍他肩膀,“听说秋都督府大管家最是京中首屈一指的能干人,以一人之力将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,如今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张成受宠若惊,没想到这位少年成名的当朝国士竟然也知道自己,一张黄脸涨得通红,连连哈腰,“不敢当魏大人称赞……不敢……不敢……”
凤知微含笑看他,眼神温柔——你还是趁现在多听听吧,很快,也许就听不着了。
她不再理会还在躬身的张成,长驱直入,一边道:“夫人相邀是吧?你请这两位公子在前厅奉茶,我自己过去后院,秋府是世叔的家,也算是我的家,大家都不用客气了。”
张成愣了愣,直觉于礼不合,试图阻拦,顾南衣已经直直从他身边走过。
他目光低垂,不看任何人,张成却突然觉得面前似乎竖了一道墙,蹬蹬后退几步,险些栽倒在门前照壁上。
凤知微头也不回,已经带着顾南衣转过照壁。
她并没有直接去后院夫人住处,却在无人的抄手游廊先取下了面具,面具后,是那张她用了十五年的垂眉黄脸的妆容,自从见过韶宁公主的真容,她便知道自己的真面目,是永远不能轻易显露了。
然后她直奔秋府西北角的小院。
刚走过一个回廊,前面转出几个人,捧着茶盏点心等物,看样子是从大厨房送点心去正房。
凤知微一看那几人,笑了。
真是相逢不如偶遇,偶遇太也巧合,这来的,不正是那几天大闹厨房的几位妈妈?当先的,不正是亲爱的赏过她一巴掌的安大娘吗?
安大娘她们此时也看见了她,都怔了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,笑道:“哟,我说这是谁,这不是我们的凤大小姐么?”
安大娘倒还谨慎,目光先在凤知微身上打量了一圈,凤知微穿的是一袭精丝细葛淡蓝长袍,样式简单剪裁却精致,这种细葛是江淮道刚刚研制出来的新式夏布,穿着透气舒适,有淡淡水色光华,因为制作太精成本太高,目前只作贡品,凤知微身上的,是前两天天盛帝刚刚赏的,京城还没几人能穿着。
正因为稀少,所以就算是大户人家嬷嬷,安大娘也看走了眼,以为是普通细葛布,这一身在她看来,虽然不寒酸,但也不贵气,不像衣锦还乡的样子,这么一想心中大定,不阴不阳的开了口:“凤大小姐看来是在哪处发了财?瞧这身不男不女的打扮,不是哪家馆子里公子哥儿给送的吧?”
一众仆妇都掩口而笑,眼神轻蔑,凤知微偏头看着安大娘,微笑道:“大娘最近可好?瞧你身体,越来越康健了。”
“大小姐不用和我老婆子套近乎。”安大娘眼皮一掀,冷笑道,“老婆子好着呢,夫人答应给我养老,前不久还赏了银子给置了庄院,老婆子这一辈子,也就死心塌地,为秋府效忠到死啦。”
仆妇们连忙一阵谄媚讨好,安大娘众星捧月,笑意舒展的睨视着凤知微,又道:“大小姐现在可是混得好了,回来看夫人的?夫人正要接待贵客,等下客人走了,要不要老婆子给你求求夫人见你一面?不过可别是来打秋风的,秋府虽然家大势大,下作亲戚,却也应付不起!”
凤知微还是在笑,负手立在廊中,很有趣的盯着安大娘,安大娘正得意洋洋,突然接触到她眼神。
那眼神静而深,不仅没有笑意,甚至连愤怒、伤心、难受、不满之类的应有的情绪都没有,那样的眼神凝定如渊,居高临下,像天神在云海之涯,俯视汲汲营营的可笑众生。
那种感觉,令人觉得,她不生气,只是因为已经不配她生气。
安大娘激灵灵打了个寒噤,突然便想起凤知微被她赏了巴掌那一刻的眼神,想起她当初也是这样温柔微笑和她擦身而过,在她耳边说了那句让她做了几天噩梦的话。
她有点瑟缩,然而看看凤知微身后没有从人,想起凤知微离开后也没听说有什么境遇,胆气立刻又壮了起来,冷笑道:“真是没规矩,挡在这里算个什么?别误了我们给夫人贵客送点心!”
“是啊,挡在这里算什么?”凤知微轻笑,偏头对一直一动不动的顾南衣道,“喂,少爷,刚才有人骂我了。”
顾南衣有点疑惑的看过来——原谅顾少爷,他真的是没听过大宅门句句带刺的文雅骂人方式,在他的认知里,口沫横飞杀气腾腾,指鼻子动刀剑,才是敌意,才需要被处理。
凤知微踮起脚,凑到他耳边,道:“她们打了我一巴掌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顾少爷突然动了,身子一飘,天水之青的色彩流过紫黑色的长廊,安大娘等人只觉得眼前青色光影一晃,耳中啪啪连响,随即颊上火辣辣的剧痛。
“哗啦啦!”
杯盘碗盏碎了一地,同时滚落的还有七颗血淋淋的牙,七个人,七颗门牙,一个不少。
惨叫声响成一片,凤知微无辜的眨眨眼,这才说完剩下的半句话,“……几个月前。”
顾南衣站在一地碎片和血水中,嫌脏,于是平静的从倒下的七个女人身上踩了过去……
于是刚刚爬起一半抖着手指要骂凤知微的安大娘翻翻白眼,被再次踩倒下去……
于是有三个仆妇的胸,被踩扁……
凤知微浅笑着过来,衣袂飘飘从一地七横八竖的仆妇中间走过,顺脚将靴子上沾着的茶水在安大娘脸上擦了擦,动作细致温柔,擦得极其小心,擦了正面擦反面,擦了靴面擦靴底,一边擦一边和蔼的道:“你看,拦路是不对的,躺下来拦路就更不对了,好狗都不会这样拦,还不快起来?夫人的贵客还等着你送点心呢。”
“你——”安大娘恨得眼睛发蓝,一偏头恶狠狠咬住了她靴尖,可惜凤知微靴尖都塞了棉花,哪里咬得着,凤知微笑吟吟看着她,趁势脚尖一踢,安大娘“吭”的一声,牙齿撞着舌头,血再次呼啦啦冒出来。
凤知微却已经不再看她,淡淡道:“大娘,送你一句话,自作孽不可活,从今后,好自为之。”
她衣袂飘然的从一地申吟的仆妇间走过,在秋府护卫过来之前,已经带着顾南衣,直奔西北角那个小院。
好半晌之后,鼻青脸肿满脸血水的安大娘才被秋府护卫扶起,老婆子靠在栏杆上抖了半天,吐了一手帕的碎牙和血水,才缓过气来,恶狠狠看着凤知微离去的方向。嘶声道:“那女人是来闹事的!你们还不给我去抓了来!”
秋府护卫犹豫着,安大娘捶着地大骂:“死人!没看见我被打成什么样子了吗?快去!我立刻去禀告夫人!夫人一定会扭了她送官!去!一切我担待着!”
这婆子是秋夫人陪房,在夫人面前一向有地位,如今又确实被打得惨,护卫们不再犹豫,往小院方向追去。
安大娘理理乱发,喘息半晌,命人收拾起那些碎片。
“给我捧着,拿去给夫人看,你们受伤的,都跟着!”
她脸孔狰狞扭曲,眼底闪过一道寒光。
“定要叫夫人整死你,叫你敢进来,出不去!”
TAG: